收购最大 K8s 服务商,重回独立的 SUSE 又要和 Red Hat 拼混合云

小笨 2020年7月21日21:29:36 发表评论 13 views

7 月 8 日,SUSE 宣布收购 Kubernetes 管理平台公司 Rancher Labs,交易预计在 2020 年 10 月底之前完成。有外媒称,收购价预估在 6 亿至 7 亿美元之间。

宣布要收购之后,SUSE 的介绍前缀中又多了个关键词——Kubernetes,变成企业级 Linux、Kubernetes、边缘计算和 AI 的首选开源创新者。

曾经,SUSE 是最早做 Linux 发行版的企业,但从 2004 年开始,SUSE 三度易主,直到去年才重新独立,估值早已无法比肩几乎同时成立的 Linux 发行商红帽。SUSE 似乎也并不执着于企业版 Linux 市场,而是向云业务、以及更多的 IT服务拓展,这才有了现在一长串的介绍前缀和收购动作。

收购最大 K8s 服务商,重回独立的 SUSE 又要和 Red Hat 拼混合云

2004 年,Novell 收购 SUSE。

2010 年,Attachmate 收购 Novell。

2014 年,Micro Focus 收购 Attachmate。

2018-2019 年, SUSE 与私募股权公司 EQT 的合作,重回独立。

SUSE 分配很多资源在 Linux 之外

“SUSE 在过去 25 年已经非常成功地交付了企业级 Linux 产品…… 我们的客户对跨越边缘到核心数据中心,到云的计算解决方案需求日益增长,SUSE 必须能够跨越这些计算模型无缝部署和管理”,SUSE 某一部门总裁 Thomas Di Giacomo 去年曾提到,基于客户需求,SUSE 拓宽了产品覆盖范围,而不仅仅局限于 Linux。

用 SUSE 时任公司副总裁,亚太区及日本总经理江永清接受采访时的言论,简单来说,SUSE 会分配很多资源在新产品方面。

其中就包括 Kubernetes 产品。Rancher Labs 提供开源企业级 Kubernetes 管理平台,旗舰产品 Rancher 有 37,000 个活跃用户,下载量超过 1 亿。Rancher 提供完整的 Kubernetes 软件栈,支持任何经过 CNCF 认证的 Kubernetes 发行版,包括 Google GKE,Amazon EKS 和 Microsoft AKS。

此前,Rancher Labs 的付费客户包括美国运通等大品牌,在中国,也有中国联通、华为、中国平安、中国人寿等大客户。收购完成之后,Rancher 将继续开放方式、并支持多种 Kubernetes 发行版和操作系统。Rancher Labs 的销售部门将纳入 SUSE,Rancher Lab 的 CEO 盛亮表示,他将领导 SUSE 的功能和创新部门合并,之后不需要再为 Rancher 保留单独的销售团队。

SUSE 近年非常重视云业务,也曾多次表达过对 Kubernetes 及混合云方向的看好。

2017 年年初,彼时还在 Micro Focus 控制下的 SUSE 收购了 HPE 公司旗下的云资产业务,包括 OpenStack 基础设施即服务(IaaS),Cloud Foundry 平台即服务(PaaS),和 Stackato 云资产。SUSE 当时计划用这些资产,扩充自身的 OpenStack。

时任 SUSE 战略总裁 Michael Miller 对此评价:SUSE 的根基已经从企业 Linux 发行商,演变为开源的、定义软件的基础架构提供商。

SUSE 新发布的旗舰操作系统 SUSE Linux Enterprise 15 服务器(SLES)Service Pack1,被认为是创建了一个桥接服务器和云之间的操作系统,可以合并容器开发与传统开发,结合旧有应用程序和微服务。此外,Leap 15.2 还首次提供 Kubernetes 支持作为正式包。

去年年中,SUSE 的新总裁 Melissa Di Donato 上任,被前任 CEO 评价为:“她是一位久经考验且充满活力的变革推动者,她的许多成就都发生在高增长云环境中的订阅业务上。”

收购最大 K8s 服务商,重回独立的 SUSE 又要和 Red Hat 拼混合云

对云的重视和看好也直接反映在 SUSE 的营收上。2019 年 11 月,SUSE 披露财务信息,称云服务提供商生态呈指数增长,在 Amazon Web Services,Google Cloud 和 Microsoft Azure 等云提供商的推动下,云收入增长了 64%。

SUSE 的 “新产品”还有边缘计算和 AI。

对标前文提及的关键词 “边缘计算”,SUSE 官网在 2019 年发过一篇名为《2019 年是物联网和边缘计算时代的到来吗?》的文章。文中提到,每家主要的IT分析公司都将边缘计算纳入到 2019 年度的顶级战略技术预测中。根据 IDC 的数据,到 2023 年,将有超过 50%的新企业IT基础架构在边缘部署,而边缘应用程序数量则会增加 800%。

今年 5 月,SUSE 的一篇博文还列举了一些边缘计算的应用场景,包括医疗保健和医院、智慧城市、自动驾驶。

同时,近期发布的 SLES 15 SP1 也增强了对边缘工作负载的支持。用于 Arm 15 的 SLES 15 SP1 支持两倍于片上系统(SoC)处理器的选择,这扩大了对 64 位 Arm 服务器和物联网(IoT)设备上的存储和工业自动化应用程序的支持。对于 64 位 Raspberry Pi 设备,现在支持完整的 HDMI 音频和视频,并提供 ISO 映像以加快安装速度。

AI 方面。SUSE 官网最早从 2018 年开始更新有关 AI 的博客,也提出可以做 AIaaS 的服务商。

AIaaS 是人工智能即服务,是由 Amazon Web Services(AWS),Google Cloud,IBM Cloud 和 Microsoft Azure 等大型技术供应商提供的相对较新的公共云产品。它使企业可以将 AI 需求外包给供应商,如公共云供应商可以提供各种机器人,API 和机器学习框架,其他技术供应商提供 AIaaS 解决方案的其他要素。

而 SUSE Linux Enterprise 可为高性能数据分析工作负载,如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提供一个并行计算平台。

最新进展是,随着 Tensorflow 2.1 最终进入 Package Hub,SUSE 已经在免费和商业产品上,都提供了 AI 工具和框架。如 openSUSE Leap 15.2 添加了许多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方面的软件包,包括 Tensorflow,PyTorch,ONNX 和其他流行的 AI / ML 解决方案包。

SUSE 对上述系列企业IT服务抱有很大期待。Melissa Di Donato 在今年 5 月的一个采访中透露,三年内,计划将收入翻番,从近十亿,增加到十亿。

曾是最早的 Linux 发行商

SUSE 是成立最早,也曾是世界上最大的 Linux 发行商之一。

SUSE 1992 年成立,最初的目的是成为 UNIX 技术公司,并以 Slackera Linux 为基础,推出 Softlanding Linux System(SLS)/Slackware 软件及 UNIX/Linux 帮助文档。1994 年,推出安装光盘,并重新命名为 S.u.S.E. Linux 1.0,之后又更名为 SUSE,还延伸出 Professional 等系列。

收购最大 K8s 服务商,重回独立的 SUSE 又要和 Red Hat 拼混合云

收购最大 K8s 服务商,重回独立的 SUSE 又要和 Red Hat 拼混合云

(从 SuSE 到 SLE / openSUSE 安装盒  图片来源:SUSE 官方网站)

早期 SUSE 的开发工作都是内部进行的,直到 2005 年,SUSE 在新雇主 Novell 的领导下,开放 SUSE Linux Professional 系列的开发。2005 年 8 月 4 日,Novell 公共关系科的领导及代言人 Bruce Lowry 表示,SUSE Linux Professional 系列的开发将变得更开放,也会让社群参与工作,新的开发计划名为 openSUSE,目的是为了吸引更多的用户及开发人员。2005 年 10 月,新更新的 SUSE Linux 就有了 OSS 版、试用版和盒装零售版。

从 SUSE 开放开发的时间也可以看出,虽然 SUSE 早期的业务是基于开源软件,但他们却并没有采用开源开发的方式。并且,在模仿红帽的订阅模式之前,SUSE 也并没有走出自己的商业模式。

SUSE 面向企业用户的主打产品是 SUSE Linux Enterprise 系列,采用订阅模式。现在,SUSE 的企业版也有针对不同业务的服务,包括针对 SAP 应用、X86 服务器、和针对 X86 服务器的高可用拓展(服务器双活 / HA)。

订阅模式帮 SUSE 挣到了一部分市场。2019 财年,SUSE 公布,交付订阅收入增长了 299%,SUSE 也已经取得连续九年的增长。

但与此同时,红帽已经达成约连续 20 年的营收增长。当红帽用订阅模式从一众零售商中脱颖而出之后,SUSE 名气渐弱。2018 年,私募股权公司 EQT 收购 SUSE 时,花了 25 亿美元,次年,IBM 收购红帽花了 340 亿美元。

不仅如此,SUSE 还经常被拿来与 Red Hat、Ubuntu 一起作比较。尤其是在中国,SUSE 远不如后两者人气高。有人分析过,为什么 SUSE 会错失发展的机会。2012 年,有自称是 openSUSE 中文维基唯一的非官方维护者的用户发表观点,解释为什么 openSUSE  的人气为何远不如 Ubuntu 和 Fedora。

相较 Ubuntu,openSUSE 不够重视桌面用户,而是侧重企业用户。

德国注重版权保护,openSUSE 纯净度高,且设置了更复杂的分发条件,对用户来说有使用壁垒。

早年并不注重中国市场。而老对手红帽是中国政府邀请进来的。

SUSE 官方的人从来没有专职专业的去做过社区,SUSE 的中文社区人员没有一个是专职的开发者和程序员,没有大学资源。

这些观点在今天看来,也有参考意义。如第一点,SUSE 的目标客户是企业,拼社区自然拼不过 Ubuntu。此外,对于中国市场,SUSE 虽然正在努力开拓,但效果如何并不好说,有开发者表示 SUSE 的热度在下降,Melissa Di Donato 去年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并未透露中国市场的份额,而是说,不会针对某一个具体地区去分拆来看具体的营收,但可以说中国市场在以每年双位数的速度在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在 SUSE 的起源地德国,SUSE 的使用率似乎也不算太高。SUSE 在欧洲的业务未占一半,北美市场占比接近 40%。而德国慕尼黑政府近年多次在微软和开源软件之间更换时,也并未采用 SUSE 的 Linux。

收购最大 K8s 服务商,重回独立的 SUSE 又要和 Red Hat 拼混合云

不过,SUSE 也明确表示,不会放弃 Linux 和开源的策略。

江永清在说 SUSE 会分配很多资源在新产品方面时,也强调,传统的操作系统业务非常重要,“因为现在还有很多客户,还有以前遗留下来老的操作系统,大部分会迁移到开源的平台上,开源到底是用免费的开源,还是用订阅的开源,对我们来说生意上会有很大的不一样,我们肯定要保证住。”此外,他还表示,中国市场,应用交付的要求比境外高很多,搞数据中心的主管人员可能原则上都会往开源的方向走。

开源独立性与混合云

经历去年的换将和重回独立之后,SUSE 常强调两点,一是 SUSE 是最大的独立开源公司,二是会将开源与混合云结合。

早在 2019 年 4 月,IBM 对红帽的收购完成之前,SUSE 时任 CEO Brauckmann 就表示,SUSE 将很快成为最大的、独立的 Linux 公司。有外媒报道,SUSE 的几位高管表示,客户已经与他们接触,因为他们不依赖于 IBM。这次在官宣收购消息时,也再次强调 SUSE 是世界上最大的独立开源公司。

开源界几次大的收购,让 “独立的”开源公司成为珍稀。

2018 年,微软以 75 亿美元收购了全球最大源代码托管平台 GitHub。2019 年,IBM 收购最大 Linux 发行商 Red Hat…… 这也让开源公司的独立性问题受到关注。开发者会担心,开源公司产品会受到控股企业的影响,从而影响中立性。

不过,即便红帽已经被 IBM 收购,而 SUSE 又重回独立,但是,SUSE 已经依附在其他大型公司下经营了十多年,此时站出来大肆强调独立性对开源厂商的重要性,似乎并没有多大的说服力。

“我并不想特别强调我们是一个反潮流者。兼并和收购都是生意,到最后买卖双方当成一个协议。另外,看买方想要得到什么?有时候买方希望得到更好的回报,从这个角度来看,各有所取。”江永清曾说,独立之后,变化比较大的是优先级会按自身的意思去执行,“大企业有自己的经营方向,你要配合他的经营方向,你还要跟各个部门之间进行协调。当然也有两面性的,一方面大家帮你忙,但是你永远是之一,不是唯一。”

收购最大 K8s 服务商,重回独立的 SUSE 又要和 Red Hat 拼混合云

此外,关于混合云。SUSE 加快转向混合云是在去年 8 月换了新的 CEO 之后。去年 10 月,SUSE 决定停止 OpenStack 新版本的生产,并不再销售 SUSE OpenStack Cloud,针对老用户的剩余订购期,SUSE 会提供过渡帮助。

放弃 Openstack,全面转向 Kubernetes,也代表着从传统私有云服务向混合云以及云原生的过渡。

Openstack 2010 年 7 月诞生,由 RackSpace 公司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 NASA 合作开发,是一个基于虚拟机技术的开源云计算平台。由于 OpenStack 底层使用虚拟化技术,而虚拟机隔离性好,稳定,OpenStack 适用于搭建私有云以及基于私有云的使用场景。

Kubernetes 是 Google 在 2014 年发布的一个开源项目,之后捐献给 CNCF 基金会,是基于容器的集群管理平台。一个 Kubernetes 系统,通常称为一个 Kubernetes 集群(Cluster),主要包括两部分,一 个 Master 节点(主节点),和一群 Node 节点(计算节点)。Kubernetes 被认为适用于业务变化快,业务量未知的静态使用场景。

“SUSE 正在将重点放在应用交付市场及其机遇上 ,并增加我们的战略投资,以适应行业中的技术趋势。”SUSE 发展和战略联盟总裁 Michael Miller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道。而 Kubernetes 更加灵活的场景部署,更符合 SUSE 的战略。

看好 Kubernetes 的也不只是 SUSE。Gartner 预测,随着本地云应用和基础设施的普及,到 2024 年,成熟经济体中,容器管理,尤其是 Kubernetes 的使用,将从 2020 年不到 35%,上升到 75% 以上。

此次收购,也会让 SUSE 在云市场上,再次和老对手 Red Hat 直接竞争。Red Hat 也有自己的 Kubernetes 管理平台 OpenShift,Red Hat 今年 4 月新上任的总裁 Paul Cormier 同样是开放式混合云的倡导者。

现在 SUSE 似乎希望将开源、独立、云服务三个词融在一起,以凸显优势。就像其 CEO Melissa Di Donato 所说:“此次收购增强了我们提供更全面的产品组合、选择更大的客户、不锁定供应商的能力。它还将使我们在与云服务提供商、独立的硬件供应商、系统集成商、和渴望提供更优客户体验的经销商的合作中发挥更战略性的作用。”

不过,独立与开源对 SUSE 以后的商业发展作用有多大,也并不好说。

“你说我是一家开源公司,不代表就是一个可以商业化的东西”,从投资者的角度看市场,职业 VC 高宁认为,选择开源本质上只是个技术方向性的问题,不是商业问题,更不能成为一种商业模式,“首先是你面对什么样的客户、想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然后才是去考虑选择什么样的商业模式。”

那么,混合云是否会是未来?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收购最大 K8s 服务商,重回独立的 SUSE 又要和 Red Hat 拼混合云

weinxin
【微信~支付宝~QQ】打赏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1元就足够感动我
小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